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QQ(2025259171)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英国法律 >法律专栏

法律专栏 | 欧洲人权法院要求英国复审终身监禁杀人犯 英抗议欧盟插手本国法律

2019-01-21 17:21:33 | 来源: | 阅读:611

欧洲人权法院裁定,被判终身监禁的英国重大杀人案犯人有权得到复审,因为这种无期徒刑不人道。近日,英国政府终于克服欧盟阻力,将拉登助手驱逐回约旦。而欧洲人权的新裁定再度引发英国首相和司法部长不满,或激起英国国内新一轮反对欧盟的舆论浪潮。

英国3名终身监禁杀人犯班柏、温特和摩尔近期向欧洲人权法院申诉,终身监禁是“残酷、不人道和侮辱人格”的刑罚。

班柏在1985年杀死养父母、姐姐和两个年仅6岁的外甥;温特1996年杀害一名同事,出狱后又在2008年杀妻;摩尔在1995年杀死4名与他发生性关系的同性恋男子。

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今年1月裁定,终身监禁不违反人权。但班柏等三人发起上诉,人权法院上诉庭9日做出有利三人的裁定。上诉庭17名法官以16比1的票数裁定,被判终身监禁的罪犯有权接受复审。

欧洲人权法院表示,终身监禁的判决要符合《欧洲人权公约》第三条的规定,必须让犯人拥有获释、被复审的机会。按裁定,被判终身监禁的英国囚犯坐牢25年后,原本的量刑将得到复审。

按此裁定,英国将有49名终身监禁囚犯可打官司寻求假释。

虽然人权法院强调,这一裁定并不代表这三名杀人犯可立即获释,仍引起英国政府的强烈不满。

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发言人说,卡梅伦对人权法院的裁定非常失望、“不敢苟同”。英国司法大臣葛雷林则表示,欧洲法庭发出的讯息是:法官以后将不能对罪行令人发指的犯人说,“你永远出不了监狱”。

英国首相卡梅伦对欧洲人权法院关于终身监禁的裁定非常失望

英国首相卡梅伦对欧洲人权法院关于终身监禁的裁定非常失望

英国与欧盟的“司法战”

就在7号,英国驱逐了约旦人、本·拉登的前助手阿布·卡塔达。该事例也体现了英国政府与欧盟法律界的巨大矛盾。

现年53岁的卡塔达于1993年来到英国避难,被认为是“基地组织”在欧洲的“精神领袖”,也被认为是拉登的得力助手。

因阴谋发动对约旦境内美国学校的恐怖袭击等行为,1999年卡塔达被约旦缺席判处死刑,但随即被改为终身监禁。他还被指控参与策划1998年和1999年发生在约旦西海岸和以色列的爆炸案。2000年因对约旦境内游客发动恐怖袭击被判15年。

2002年开始,卡塔达被英长期羁押,但英国从未对他提起正式诉讼。自2005年起,英政府尝试将其遣返,但欧盟强烈反对将其遣返,原因是卡塔达被遣返后恐遭刑讯逼供。

按照英国现行反恐法律,当局可以不经审判,无限期关押非英国籍的“国际恐怖主义嫌疑犯”。

但是,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2012年2月裁定,英国当局不经审判、长期羁押卡塔达的行为违反欧盟相关法律,要求英国政府在数天内释放卡塔达。

英国政府委屈地发表声明称:“拘押卡塔达的立场从来没有改变,不过对于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定,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英国政府也无可奈何。”

2012年11月,英国特殊移民上诉委员会判决卡塔达无须被遣返回约旦,并获得保释出狱。英国内政大臣特雷莎·梅大为不满,英国政府随后对此进行上诉。当时,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内政部上诉获胜,卡塔达也可以继续向欧洲法庭上诉。

最终,英国政府赢得了历时约10年的“遣返战”。英国内政大臣特蕾莎·梅表示,英国公众将会对这一结果“拍手称快”。首相卡梅伦称,“卡塔达被遣返的消息让我热血沸腾,他没有资格留在英国,遣返过程虽举步维艰但终究还是成功了”

这一结果或许象征着欧盟法律界最终对英国的让步。但英国政府很快又输了前述“终身监禁”一仗。

英国:欧洲的搅屎棍

英国与欧盟的分歧由来已久,法律只是其中一方面。

英国长期采取大陆平衡政策,阻止欧洲大陆产生能够对抗英国的力量,被称为“欧洲的搅屎棍”。

1951年,欧洲煤钢共同体成立,1957年,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订约。1965年,《布鲁塞尔条约》将三个共同体整合为欧洲共同体,即欧盟的前身。

但英国秉承大陆平衡的思维,最初对欧洲一体化并无多少好感;而欧洲大陆国家也担心英国成为美国用来打入欧共体,进而分化欧洲的“特洛伊”木马。因此,英国迟至1973年才获批加入欧共体。

在撒切尔时期(1979-1990年),英国与欧共体在财政政策上存在巨大分歧。而且,撒切尔只认可市场一体化,拒绝在货币和社会政策上协调。

梅杰时期(1990-1997年)出现了更大的波折。1992年,欧盟第一次货币危机爆发后,英镑旋即退出仅加入两年的欧洲货币体系,英政府信誉大受损害。

1997年上台的工党布莱尔政府,是英国历届政府中对欧政策最为积极的,布莱尔本人宣称要在其任内“结束英国的孤立并担当欧洲的领导者”。但随后英国与欧盟在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分歧,以及英国对于“欧洲宪法”的强硬反对态度,致使布莱尔的“豪言”未能实现。

欧洲爆发广泛的主权债务危机以来,英国人的表现也令很多欧洲人不满。由于英国不是欧元区成员,对救援危机态度暧昧。

卡梅伦2011年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有必要推他们一把,但归根结底,那是他们的货币,也是他们的问题——他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

但卡梅伦政府只愿意“口头”推动,他当时表示,英国不会在2013年之后参与欧元区纾困基金,而且他对建议英国提供其它形式援助的主张都持怀疑态度。

讽刺的是,英国是受欧洲危机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英国40%的出口都输往欧元区。

2012年下半年的多次调查表明,要求退出欧盟的英国保守党成员多达70%。

今年1月,卡梅伦在伦敦发表演说,正式提出,如果保守党能够赢得2015年大选,则将与欧盟进行谈判,希望就英国与欧盟的关系达成“新安排”,甚至在2017年底举行退出欧盟全民公投。而民调显示,半数英国民众支持退出欧盟。

虽然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真的退出必定对英国带来巨大损害,但在可以预计的将来,英国仍不会“全心全意”投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

(综合中国日报、新华网、人民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金融时报中文网、凤凰网等)


英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英国中文网公众号(英国中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