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英国新闻 >英国新闻

山谷五千英军遭山顶上万俄军设伏,英军神秘武器破解十死无生困局

2019-10-09 21:15:44 | 来源:WarOH协虎 | 阅读:591

原标题:山谷五千英军遭山顶上万俄军设伏,英军神秘武器破解十死无生困局

公元1854年9月的某一天,前线的炮火已经打响,英军的部队还未渡河便受到了俄军炮火的轰袭,于是只能由5000人的轻步师率先渡河冲锋。到了山体的隘口,这支部队呈横队排开,斗志昂扬地向敌军的高地快速冲锋,可是他们又怎么知道,敌人已在山顶高地布置下漏斗阵型,掩藏于山体中间,以待给他们致命一击。

相较于英军这支先头部队,俄军兵力强盛,占尽地理优势,将英军围困于山中,且作战十分勇敢,可以说英军这支部队面临着九死一生的局面。但是令人们未曾料到的是,这支先锋部队未等到大部队的支援,竟逼退了俄军,甚至一度抢占了俄军高地的碉堡。这一幕扣人心弦的惊心战斗场景,便是发生于十九世纪中期的阿尔马河战役。

一、联军反攻克里米亚

在拿破仑下台数十年后,法国受到各国的打压,发展受限。拿破仑三世上台以后,为了打破欧洲各国的平衡,于是设下计谋,要求日薄西山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恢复法国数百年来对耶路撒冷的保护权。由于法国有理有据,且兵力比它发达,所以奥斯曼只能答应法国的无理要求。·

俄国自从击败拿破仑以后,在欧洲日渐声隆,受到欧洲各国的赞誉,野心也变得更加膨胀。俄罗斯帝国自诞生以来,其基因中便蕴含了对领土的强烈征占意识。因而,它总是如同一头蛰伏的饿狼般,在东欧窥探欧洲大陆的变化,但是欧洲各国的地方让它迟迟找不到机会。这时法国的举动让它看到了某种契机,殊不知当它发动对奥斯曼帝国的战争后,它已经步入法国给它设下的陷阱。

1853年11月30日,在锡诺普海战以后,俄国舰队歼灭了奥斯曼土耳其的一个海军分舰队,并使锡诺普城的百姓饱受劫难。它在战争的非正义立场招致了欧洲各国的批判,英国也不愿看见俄国打破欧洲平衡。在英国首相阿伯丁勋爵的倡议下,1854年3月27日,英法两国正式向俄国宣战,并火速出兵支援土耳其。

英法联军在土耳其期间,俄军已经入侵到了君士坦丁堡。由于土耳其守军的英勇抵抗和奥地利重兵压境的威胁,俄国只能临时将军队撤回本土。但是英国却一定要夺回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口,重创俄国海军,令其不敢再侵略土耳其。于是,英法土三国联军便开赴克里米亚。

二、难以跋涉的高地

联军在塞瓦斯托波尔北面的一处海滩极为顺利地登陆,在五天内未曾遇到过任何抵抗,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因为没有足够的车马而放弃帐篷和重装备。期间他们曾遭遇了小规模的俄军,但是这些俄军都选择了观望。故虽然军中流有霍乱,但整体上联军士气未遭到挫败,兵力保留地比较完整。

此次参战的英军共计2.44万,骑兵1000人;法军有近4万人和8个野战炮兵连;土耳其共计7000人。值得一提的是,此战中,几乎法军都使用了新式"米尼"步枪,这种先进步枪英军也仅有部分使用,其射程是俄军滑膛枪的五倍,但精度却不受影响。但是英军却因为英国政府战略失衡,陆军经费远不及海军,作战经验也相当欠缺,故这次参与战斗的英国陆军战斗素质令人担忧。

当俄军统帅亚历山大·缅希科夫亲王听闻英军已经从北岸南下,就快抵达之际,他决定不能被动守城,而是应该迎面出击,于是当即率众应敌。1854年9月20日,联军与俄军在阿尔马河形成对峙。

双方对峙河段呈东西流向,河流最终向西注入黑海。河北岸地势逐渐低平,坐落两个小村庄,自西向东分别叫做阿尔马塔马克和乌尔留克。河南岸地势颇为复杂,河口处有近乎90度陡坡,被称作"西崖",坡上是一片平地,与平地相接的是"电报高地",再往河流上游方向,与高地衔接的制高点是库甘内山,山呈东西走向。

俄军根据地形,认为"西崖"地势陡峭,在"西崖"上的一座村庄配置了一个步兵营和4门火炮,俄军便足够防御,于是并未在"西崖"以西布下重兵;而在库甘内山西北处高坡俄军则布下齐胸高墙掩护火炮,在山体东侧也是如此,这两处火炮工事被英军称为"大棱堡"和"小棱堡"。俄军在此处布下了共计3.8万人和几千名水兵。这些士兵农民出生,作战十分勇猛。

三、九死一生,艰难逆袭

当俄军炮火声响起,两军战斗爆发。此战中法军的表现颇为滑稽,很难想象这是在拿破仑带领下驰骋欧洲大陆的军队。按照预定方案,法军从阿尔马塔马克村进攻俄军左翼,即"西崖"俄军,但是当军队费力趟过河后,还要沿着羊肠小道攀爬陡峭峭壁,又由于火炮的运送影响进程,当爬上"西崖"台地时,战斗已经快结束了。另一支法军进军则顺利很多,在敌人未来之际便占领了台地,可是俄军却认为他们不足为虑,将兵力折回阻挡英军。于是法军就成了摆设。

当法军占领台地后,英军按计划准备进攻俄军中路和左翼。和法军不同,这只英国陆军虽如初生牛犊,但他们一往无前的气势却值得敬佩。在还未渡河时,英军便遭到俄军零星部队干扰炮击,由于俄军的阻挠,英军只能将拥有5000人的轻步师打头阵。虽然俄军的炮火令英军阵型有点散乱,但渡河英军仍旧在山口处展开了队形,开始冲锋。但他们不知道俄军已在高地布置成漏斗,等着轻步师入网。

此时轻步师不知前有天罗地网等待他们,而且第7营还走散了。虽然得到走散法军的支援,但这只先锋部队情况仍是不容乐观。当科德林顿这位勇敢的将领带着这只部队驶向俄军重兵防守的"大棱堡"时,突然遭到高地上四周设伏的俄军的重击,这只先锋部队虽然受到重创,但科德林顿却竟然奇迹般无事,于是他即刻调整部队,通过横队队形发扬新式火枪的火力优势,应对纵队俄军,苦苦坚持。

这时法军总算对英军有所帮助,缓解了先锋部队西侧的危局,而这支部队原本走散的那个营犹如神兵天降,对右翼俄军发动猛攻,于是这支先锋部队以伤亡的惨重插上了英国的旗帜。然而,冲上"大棱堡"的英军不可避免出现混乱,使得"小棱堡"和山地俄军有机可乘。此时的英军先锋部队却缺乏支援。原来由于作战经验缺失,赶赴支援的第一师部队遭受敌军阻拦,险些毫无防备走到敌军防线。

四、胜负已定

但是不管怎样,这只支援的部队终究是赶到了,可是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山上的英军未能巩固阵地便被赶下山,与支援的英军撞到一块儿,于是赶来支援的先遣部队被卷进了撤退的大潮。此时的战局对联军不利,法军尚未和敌人交火,英军第2师受到牵制失去机动能力,第1师又被赶下山的轻步师妨碍。而俄军还在顽强抵抗。

于是,战斗的胜败就关乎赶来支援的第1师的表现了。他们受到科德林顿将军的激情感召,不惜劳苦,再度重新登山,试图维稳战局。但他们被俄军数度击退,双方就在山崖上陷入僵持。很快,英军的其他部队也赶来了,他们按横队队形展开,志气高昂地支援第1师。于是,得到补充的英军借助现今的枪械和猛烈的炮火将俄军苦苦压制。

最终,被联军先进火力压制的俄军只能选择撤退。此战中俄军比英军第一师多了几千人,但英军在不利地形下还能反败为胜,除了本身的士气外,其阵型和新式火枪才是真正的决胜因素。横队队形优于纵队队形用简单的计算即可表明。如果拥有1000人的团排成两列横队,就有500支步枪对准敌纵队;如果排成8路纵队前进,向翼侧只能同时发射125发子弹,向前方只能发射8发。

阿尔马河战役原本就是一次力量不对等的战役,战斗开始前联军的人数虽和俄军没有悬殊过大,但是他们不少士兵的采用了新式步枪,再结合横队队形,几乎形成了一张强有力的火力网。在他们登山期间,俄军不是未曾尝试过阻拦,但是奈何俄军滑膛枪射程极其有限,远不及联军,故对联军造成的伤亡有限。俄军在此战中仍然固守传统的近搏作战,且装备落后,承袭了中世纪的老旧观念,虽然作战勇猛,安有不败之理?

从俄军惨败之事,我们也能体会到当年我们的先烈们为了中华民族之独立,同日军作战有多么艰辛,也理解为何后来建国后要重点发展重工业和科学技术,因为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会有流血和牺牲,唯有强大才能有话语权。因而在感怀先烈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永远保持进取之心,居安思危!

参考资料:

《一场战争与两个帝国:克里米亚战争始末》 李宁

《略论克里米亚战争前欧洲列强在中近东的图谋与角逐》 任丽芳

《尼古拉一世时期的军事改革研究》 高雨薇

英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英国中文网公众号(英国中文资讯网)